晨报PS5开发机、手柄造型曝光龙珠Z布罗利预告

各位早安,Steam秋季特卖已于凌晨开启,本次特卖活动将于12月4日结束,在特惠活动中《战争机器5》、《嗜血代码》、《只狼》等作均有相当不错的折扣。一起来看看今天游戏圈内外又有哪些新鲜资讯。

1、PS5开发机以及DS5手柄造型曝光

很难说,这种火箭蹿升式的发展,是戴威一个人的蒙眼狂奔,还是资本一手吹起来的巨大肥皂泡。但无论如何,它都标志着更高的估值,更多的融资,以及在可能的合并中更加优势的地位。

戴威:当初创立ofo是“为了面子”

Dualshockers表示,除了如今已经开售的标准版以外,这部小说还将在12月28日推出铁盒版。

万代南梦宫今天公布了《龙珠斗士Z》布罗利(DBS)新DLC的预告短片,本款DLC将于12月5日发售,届时这位传说超级赛亚人战士也将加入到游戏中,敬请期待。

冬季,本来也是共享单车的淡季,夹缝中生存的ofo小黄车,在“搬家”和人员精简后,下一站是哪里?能否走出这个寒冬,等到云消雾散,迎来属于自己明媚而温暖的春天?

根据官方介绍,在DLC中游戏将加入一个拍照模式,玩家们可以自由调整位置、为角色摆pose从而拍出效果良好的照片。在该模式下还可以加入各种物品和特效。另外,玩家们可以用自己拍摄的照片制作幻灯片,玩家甚至还可以选择BGM和帧。

今年,当时令进入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一直坚守等待温暖的春天的ofo不时传出略带“寒意”的消息,包括办公场所的再次搬迁、新一轮的人员精简等。如今的小黄车,押金问题悬而未解,创始团队成员也开始各寻出路,创始人戴威很久未公开露面,外界不免产生种种猜测。

4、《死亡搁浅》小说已在日本地区发售

就这样,戴威带着从各处借来600万资金,踏上了ofo的创业冒险之旅。幸运的是,没过多久,ofo的业务就铺到了北京的五所高校,日订单量达到了两万笔。2016年1月,从金沙江创投的办公室走出来,戴威和他的伙伴张巳丁站在国贸三期的地下一层搜索了朱啸虎的名字,然后决定接受对方提出的A轮融资。

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年会上的这些欢庆举动,后来都成为ofo作风松散、管理粗放的旁证,成为ofo日后走下坡路的预言。但吴华认为这种评判只是一种事后诸葛亮。

缺钱拖垮ofo,戴威苦撑

ofo发布于2015年6月的启动宣言,吴华也看到了。戴威和他的小伙伴们在文章的结尾十分豪迈地写下了一句话:“一百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了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一次,该轮到你了!”

12月11日,北京,大风裹挟着寒流吹过大街小巷。13点左右,刚走出地铁磁器口站的刘旭(化名)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用眼光快速在周边搜寻可以骑的单车。他找到一辆蓝白色单车,麻利地用手机扫码开锁。骑上单车的他看了一眼被扔在天桥阶梯底下的几辆黄色ofo故障车,叹了口气走了。

DLC还将更新一个高级选项菜单,你可以选择将敌人弱化来加速通关,也能选择挑战模式不吃药、不用道具通关。据称这些新元素不会在12月的预告中出现。

次年,在光华管理学院212教室的双学位课堂上,接近ofo创业团队的吴华(化名)知道了这个叫做“ofo共享单车”的校园创业项目。那年盛夏,北大的校园因为创业的热潮而更加喧哗。彼时正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口号响亮的时候,共享经济正在迅速走进人们的视野。学生创业中,诸如共享电动车、共享电池的项目也是层出不穷。看完这个共享单车的案例,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番,最后主导的观点认为,这行不通。因为在北大的校园里,“几乎人手一辆自行车。”吴华回忆道。

搬家、减员?ofo准备过冬

去年12月中旬,ofo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当时刘旭也没在意,认为过一段可能就恢复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几乎整整一年之后的现在,他的押金还没有退出来。

除此之外,ofo可能再次精简人员。近期有报道称,年底ofo小黄车将精简超过一半的人员,从现有的200多人减到100多人。

实际上AllGamesDelta指出在图片上还出现了PS4和PS4 Pro开发机,从图片来看,这两款开发机和大家所熟悉的PS4/PS4 Pro主机在造型方面就有非常大的差异。

ofo又“搬家”了?

如今的ofo依旧表示在努力处理押金问题,创始人戴威也一直在坚守,他曾说过“跪着也要活下去”。戴威的坚持是否值得,尚难定论,不过至少换来了员工的尊重。曾在公司任职的不少员工却对ofo以及戴威本人有很深的感情。

是“为了面子”。此时的戴威或许不知道,在这个路口的后面,他将会怎样狂奔,跌倒和丢“面子”。

时间退回到2014年,出于对自行车的热爱,戴威与四位北大校友薛鼎、张巳丁、于信、杨品杰创立了ofo小黄车。这一度成为当时校园创业的佳话。

ofo从创立到现在,曾数次更换办公地址。

据外媒Gematsu报道,Square Enix宣布《王国之心3》DLC“ReMIND”将于12月公开一段新预告,此外官方也公开了有关拍照模式、自制幻灯片、高级选项等信息。

ofo业务持续增长,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不过随着资本一起来敲门的,还有发展观念的分歧。融资进入B轮时,腾讯投资合伙人夏荛表示了意向,前提是ofo走出校园,进入城市。但是戴威认为,校园是ofo最擅长的地方,他想用两年的时间,占领2000所大学的市场。双方没有谈拢。一个月后,腾讯宣布投资摩拜单车。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指出,ofo为了解决押金退还的问题,想出了“购物返押金”等办法,其实是让用户授权同意,转而接受另外一种退押金的方式(并非直接退),事实上已经变更了之前与用户所签订的合同的内容,变更了押金退还的规则,那么,通常情况下需要双方协商一致才可行,用户有拒绝的权利。

知名推主AllGamesDelta今天通过个人推特爆料了一张PS5开发机以及Dualshock 5手柄,IGN的相关报道中同样也使用了这张图片。当然,最终发售的PS5主机在造型和结构方面可能会与开发机有很多的不同.

“横向来看,这个团队本身已经足够优秀了。”吴华这样向新京报记者评价ofo的创始团队,“一批初出茅庐的北大人做这种事情,能做到这么大这么快,甚至还真正的跑了那么两年,真是很不容易了。”

但是ofo最近推出的“花式”退押金,引起了大众争议。11月28日,ofo上线“购物返现金”活动,用户购买商品可获返现金额,累计达到一定额度后,可根据返现金额提取“剩余押金”。

“远点和小点都是相对的,只不过是在合适的时候选择合适的办公环境而已。很多互联网企业一开始就在酒仙桥,京东还从北辰搬到了亦庄呢!”见证过ofo小黄车起伏的员工简妮(化名)如今已离职,但对ofo小黄车依旧很有感情,她对于ofo数度迁址如此回答。

2018年3月,北京街头的ofo小黄车。

在此之前,ofo为押金问题“绞尽脑汁”。去年11月,ofo和PPmoney合作押金理财项目,但因用户反应激烈而终止。之后,ofo小黄车又寻找新出路:99元押金可升级为150金币,金币可用于APP内折扣商城消费。

各路资本纷纷望风而动,只为了能在ofo融资中占据一席之地。“如果你人不在北京,基本上就投不进去了。”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回忆ofo融资情景时说道。他们都怀抱着数字时代的新潮思想,这种思想认为,“用户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需求是可以被创造的。”

“ReMIND”DLC将在今年冬季推出,敬请期待。

资本裹挟下,ofo“一路狂奔”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被资本开始裹挟着开始往前跑了。”吴华说道。因为投资了滴滴而“封神”的朱啸虎成了共享经济的鼓吹手,ofo的非正式发言人。为了维护ofo,他甚至在朋友圈里与马化腾公开互呛,并高调宣布:共享单车的战场将会在“三个月结束战斗”。

“ofo确实为退还押金做了很多努力,求生欲很强,决心很大。”经历过押金挤兑非常时期的简妮这样说。

ofo的创始人戴威出生于1991年,是吴华的同龄人。他长着一张好学生的脸:五官周正,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照片里不苟言笑。本科四年里,他丢了五辆自行车。这个“痛点”让他相信,共享单车或许是个好主意。他和一起创业的伙伴们甚至“隐约地觉得这个东西未来全球会流行”。但戴威的心里也不是很有底。他之前做过的两个创业项目——刷夜咖啡馆和定制骑行,都先后夭折了。

2018年下半年,不堪高额租金与资金压力,ofo搬到了附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这里也成为用户最熟悉的小黄车办公场所,也是媒体探访最多的地方。在互联网金融中心坚持几个月后,2019年9月,有消息称,ofo小黄车搬离了中关村。

2014年戴威与北大校友共同创立ofo。2017年初,公司发展进入快车道,办公场所搬进了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这座被视为互联网企业“风水宝地”的办公大楼,曾走出新浪、百度等上市企业,也寄托着ofo人的无限憧憬。

我们会在每天的早晨7点,以快讯的形式为大家播报昨日深夜至今日凌晨国内外发生的重要资讯。我是明镜Mirror,祝愿大家都能度过充实无悔的一天。我们明天再见。

持续涌入的投资已经让戴威应接不暇。砸钱投放,补贴拉新,成为第一,吞并第二,资本退出——这是互联网时代的独角兽剧本。免押金、撒红包、一元月卡等形形色色的活动一经采用便会被对手跟进,残酷的烧钱大战开始了。

错失进城的先机,被许多人认为是ofo最终命运的伏笔。不过,同为创业者的吴华,对戴威的想法更能感同身受一些。他还记得在那天的课堂上,ofo的早期员工分享了共享单车的财务模型。在校园这样封闭的环境中,ofo财务模型是能走得通的。运营成本主要来自校内人流的潮汐运动,是很容易算清楚的一笔账。然而一旦进入社会场景,要在巨大的城市里调配单车,初始的商业模型就不成立了。成本成了无底洞,事情麻烦起来。

相比办公场所搬迁和减员,最令ofo头疼的恐怕就是押金的问题了。目前,像刘旭一样没有退回押金的用户数量在千万级。

2019年10月,ofo北京运维人员正在码放共享单车。

据外媒Dualshockers报道,《死亡搁浅》小说已经在日本的书店开售。在11月初时,官方就曾宣布《死亡搁浅》将根据游戏情节推出一部分为两部分的小说作品,而就在前日这部小说已经在日本地区的书店开售,推特用户JonTaitan还晒出了一张新书的照片。

最近有消息称,ofo将搬至望京的共享办公场所。新京报记者了解到,ofo新办公场所设在了酒仙桥。

2、《龙珠斗士Z》布罗利DLC新预告 

2016年上半年,有了资本“弹药”的ofo开始大举进军各大高校,不少在校大学生也成为平台入校的管理者。在中部地区某高校读大三的小杨就是其中一位,“当时还是挺幸运的,负责学校的运维管理。”当时ofo小黄车处于如日中天的快速发展阶段,毕业后,小杨顺利加入了所在城市的分公司。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张建平表示,押金的存在是为了保障用户在使用自行车的时候,合理、非破坏的使用,如果用户满足条件,把自行车完好归还给共享平台的时候,平台应该按照用户要求退还押金。张建平称,ofo用户可以尝试集体诉讼或者公益诉讼的方式,要回押金。

公开数据显示,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7月的十个月里,ofo先后进行了四轮融资,总额度超过88.9亿人民币。在此期间,在2017年初的ofo年会上,戴威表现得颇为“春风得意”,他奖励前三号员工纪拓一辆牧马人,授予前五号员工陈正江期权100万;酒至酣处,现场有员工背诵出《滕王阁序》,戴威随手奖励他一万元。直到夜里一两点,戴威还在微信群、QQ群、钉钉群里轮番发红包。

ofo的高光时刻也是2017年,当时两轮融资超过了11.5亿美元,其在理想国际的办公区域也从一个楼层拓展到了三个楼层。

究竟PS5主机造型是啥样,恐怕我们只有等到明年索尼官方正式公布时才能知道了。

作为2017年几乎唯一亮眼的行业,共享单车成为巨头争夺的“斯大林格勒”。低成本的ofo和重体验的摩拜成为跑在最前面的两位选手,也寄托着各自身后的投资人吃掉对方、实现盈利的强烈愿望。刚刚在出行领域主演过这样一部大片的滴滴从C轮开始进入ofo,并持续加码。2017年7月,程维还从滴滴派来付强这样的得力干将,手把手地教他们进行这场单车战争。此前一个月,一直处于追赶状态的ofo终于实现了反超,10月,更是冲上3200万单的流量顶峰。

3、《王国之心3》DLC“ReMIND”新情报

然而,戴威曾在访谈中坦承,自己创业很大程度上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好景不长,2017年底,ofo开始爆发问题,资金压力与日俱增,其在理想国际的办公楼层也开始缩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