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awsl”“90后立遗嘱”成年度热门话题

又是一年岁末。每到此时,我们既有迎接新年的欢喜,又有告别旧岁的忧伤。其实,时光的年轮中,人生最大的告别是生命。如果说“死生亦大矣”是古人对生命的朴素敬畏,那么,现代人无疑对生与死有更复杂的感悟。

当 awsl(啊,我死了)成为“年度弹幕”,其背后透出的是年轻人对待生活、对待人生的态度。据报道,截至2018年年底,在中华遗嘱库立遗嘱的90后有178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8岁。和90后朋克养生类似,“90后立遗嘱”也毫无悬念地成为年度热门话题。面对生死,其实是在探讨生命的意义。面对未知的未来,学会和准备告别,是为了更好地活着。如同哲人所说,“痛苦和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抛弃它们就是抛弃生命本身”。

年轻人的种种迷惑行为,仿佛一个矛盾综合体。这代年轻人目光够长远,但未必足够成熟。对“死亡”“重病”这样严肃的命题,还是下意识地逃避。我们上学时很少接受过专门的生命教育,似乎不会正面、系统地把“死亡”当作哲学命题来思考。写遗嘱、买保险、喝枸杞、熬夜爆肝,所有这一切“迷惑行为”,归根结底指向的都是“活着”的形态。

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常务副院长张明海在论坛上,介绍了中心的情况以及未来规划。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由康复医学中心和博鳌超级中医院两大专业板块组成,充分利用先行区的政策优势,引进国际先进的康复技术和康复设备,以现代科学和医学物理学、神经科学、运动生理学、功能解剖学等现代医学理论为指导,将多种传统中医特色疗法与国际先进康复技术、康复设备相结合,借助海南博鳌优良的生态环境、一流的空气质量和健康的自然疗养因子,为客户进行康复诊断、功能评定、功能训练、物理治疗、运动治疗、康复护理等服务,解决慢病困扰,抚平生命机体的疲惫和创伤;强身健体,恢复生命机体的青春和活力;改善和提升生命品质,悦享健康人生。

这里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时代”。比如,年轻人的投保热情很大程度上是被近年来热起来的互联网保险产品带动的,虽然目前互联网险种还不能完全替代传统保险产品,但很多年轻人的保险意识借此被唤醒了。

国家老年肺癌联盟主席、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主席、农工党中央医卫委副主任支修益,北京胸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张力健,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北京市高血压联盟研究所副研究员、卫企协会研究院李燕奇主任,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田进文,北京积水潭医院骨科主任张力丹,解放军总医院妇科主任关铮等国内康复医学领域专家先后在论坛上做了精彩的学术演讲,对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的建设发展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意见和建议。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运营副院长王琪在主持会议时表示,会后将认真梳理各位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加以研究采纳。

北京积水潭医院骨科主任  张力丹

北京胸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  张力健

麻烦的是,“我该怎么活着”“我与世界的关系”,没有什么标准答案可供参考。所以,年轻人陷入对生命的迷茫,被心理问题困扰,甚至患上抑郁症,似乎不是罕见现象。负面情绪乃至心理疾病当然是很糟糕的体验,但换个角度想,年轻人不再忌惮谈论自己内心的困惑,何尝不是一种观念进步呢?本质上,这也是在探索生命的意义。

在过去的观念里,遗嘱和保险似乎都不是年轻人会去考虑的事情。总给人留下任性洒脱、过了今天不想明天的年轻人,其实可能比前辈们更懂未雨绸缪。

当然,所有关于死亡的思考,最终都要落到“该怎么活着”。这让人想起保罗·柯艾略的名作《维罗妮卡决定去死》。为什么维罗妮卡决定去死?她想不明白活着的意义。生活看似岁月静好,却没有一丝波澜,令人窒息;周围的一切都看起来那么荒谬,而自己无力改变。作家安排少女在被告知去日无多后的短暂日子里,彻悟到生命的意义、点燃生活的热望。这样极端的情境设定,透出哲学家般的狡黠和悲悯。

国家老年肺癌联盟主席、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主席、农工党中央医卫委副主任  支修益

awsl是“啊,我死了”这4个字的拼音首字母缩写,属于赛博世界里土生土长的当代青年特有的交流“暗号”。我提这些不是为了科普青年亚文化,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那个“死”字,它表达的完全是戏谑情绪。二十几岁的人到底年轻,死亡终究是意识中遥远的事情,自然可以拿轻松的态度去对待。

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常务副院长  张明海

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管理局局长顾刚出席会议并致辞,他首先对博鳌一龄近年来建设取得的成果表示祝贺,对博鳌一龄在品牌运营和专业化建设方面发挥的园区示范性带动作用表示肯定。他以《加快自贸港建设,打造医疗开放新高地》为题对先行区的情况进行介绍,对新政策进行详细解读。博鳌乐城先行区将在加快全球创新药械的引进;建立特许药械追溯平台,确保用药数据安全;加快特许药械审批速度,确保患者及时用药;邀请更多专家团队入驻乐城;加快医学教育科研交流基地建设和公立医院特许合作;推进中外合作办学;建设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研究型医院;打造“永不落幕”的药械展示平台这八个方面不懈努力,推动在先行区实现“医疗技术、装备和药品与国际先进水平三同步”,把先行区打造成为医疗领域开放新高地。

可这也不意味着年轻人活得稳重、克制、健康。虽然有买重疾险的觉悟,却没有看体检报告的勇气,甚至去体检也需要心理建设;虽然年纪轻轻就往保温杯里加进了枸杞,但熬起夜“爆起肝”来也慷慨豪迈。

尽管大家开始正视疾病、灾难甚至死亡的风险,但心里还是不免既侥幸又纠结——我要早做安排,免得突如其来的不幸让自己陷于被动。可我说的那是以后啊,现在我应该是安全的,所以夜也不是不能熬。现在我还必须是健康的,万一体检报告不同意,那我选择不看。

年轻人群体中还有个现象,较之“立遗嘱”更寻常,和“立遗嘱”放在一起观察倒很有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主动给自己购买商业保险。2018年,一个第三方平台保险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90后平均持有4张保单。

“分裂”的年轻人,自有一套与世界相处的方式,一套尚未成熟的方式。人生唯一确定的事情,只有出生和死亡,终其一生,人都在探索生死之间的可能性。“分裂”大概源自“想太多”,可是,相比闭上眼睛按部就班过一生,“想太多”反而是更有意义的活法。

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弹幕网,就是大家口中的B站,前不久选出了“年度弹幕”:awsl。凌乱不?感觉越来越不懂年轻人的世界了。

这代年轻人,可够“分裂”的。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  李光熙

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将会推动和促进先行区康复医学的蓬勃发展,引领海南乃至中国康复医学最新发展潮流,为生命养护、生命品质改善优化医疗服务体系提供生动的实践范例,贡献独具特色的“一龄方案”。

一龄医院管理集团董事长  李玮

但这种轻松只是这代年轻人生命观的其中一面,另一个事实是:90后已经开始写遗嘱了。今年9月,中华遗嘱库向媒体透露了一个数字,在他们登记保管的15万份遗嘱中,有178份来自90后。虽然这些遗嘱都还没有生效,但信号意味十足:年轻人已经开始严肃地思考“死亡”这件事了。

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运营副院长 王琪

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管理局局长 顾刚

解放军总医院妇科主任  关铮

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 田进文

年轻人的遗嘱,更多不是交代后事、安排财产,毕竟也没几个年轻人真的积累了足以引起身后纷争的财产,人际关系也不至于太复杂。有的人纯粹把写遗嘱当作探索生命的过程,以遗嘱记录自己的人生阶段,“哪怕去世,也不希望别人随意来评论”。

南美作家笔下这个东欧少女的心境,我们身边的年轻人其实很有共鸣。虽说年轻人不至于像小说人物那样时时陷入悲观、常常感到虚妄,但当谈论生死的时候,同样会更多地思索“我”,探究“我与世界的关系”,思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这是他们和上一辈明显不同的地方。

感谢社会各界的监督!

北京市高血压联盟研究所副研究员、卫企协会研究院  李燕奇主任

立遗嘱毕竟不是常规举动,通常都起源于特殊的触动。比如目睹身边人年纪轻轻就意外死去,尤其是身故之后、身后事的纷纷扰扰。